蒲白建庄矿业:北矿—这片热土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建庄矿业:北矿—这片热土

2020-09-14 21:36:42    87次点击               发布者:18361233327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北矿&尘诲补蝉丑;这片热土
    下了车,晔姐快步向着父母家中走去。晔姐父母住的是北矿最早建的一批单元楼,楼面已随着岁月的流逝泼墨成青灰,斑驳游离的光影则是风雨雕刻的痕迹,楼前不知谁栽下两棵爬墙虎,枝蔓缠绕过二楼的阳台,奋力向着三楼攀去,把这半面楼壁,几户人家印染的一片祥和生机。
     看见晔姐进门,母亲激动的把她拥入怀里,“闺女,回来啦,快让妈看看胖了还是瘦了”,拉着母亲坐下,享受着母亲的絮絮叨叨,母亲的手拂过脸庞,岁月把母亲的手刻的粗粗糙糙,但指尖的温度传递的是浓浓的母爱,母亲总是把爱缠绵无私的倾注给了儿女。父亲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眉间舒展,母亲白了他一眼,父亲却只是呵呵笑着,但母亲和晔姐知道,父亲只有在心情激动时才会抽支烟,今天,晔姐回来,父亲很是开心高兴。
     午后,几位老同学相约,走在街道上,市场没有了昔日的繁华,一片清清冷冷,三两行人稀稀落落,商店的老板们也无聊的聚在一起喝茶,那麻将桌的呼啦声像是用板砖敲打着他们的烦闷,偶尔一辆车驶过,像时间幽灵的脚步,卷起落纸枯叶,只有梧桐树上几声鸟鸣,委婉中透着希望,街心公园的石凳上,拄拐的大爷们沐着阳光,闲谈着年轻时代的拼搏与辉煌,公园的喷泉假山,早就没有了水,只有几片青苔,诉说着岁月的流逝,凉亭的漆绘也斑驳脱落,花草缺少了人为打理,但却绿的翠,花开的正娇艳,处处盎然生机。
&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坐在废弃的铁道旁,任头顶白云飘飘,大家的心中抹不去失落,这里曾是北矿希望的港湾,曾经一列列火车载满了黑色的乌金,&濒诲辩耻辞;吭哧,吭哧&谤诲辩耻辞;繁忙在铁路线上,把温暖和光明送到大江南北,北矿的煤是北矿人的骄傲。时光交替经济轮回,如今,随着百年老矿的关停,铁路废弃了,两旁长满了荒草,成了人们闲暇时追忆时光的地方。随脚捡起一块石头,滚落在姹紫嫣红格桑花从中,闲聊起&濒诲辩耻辞;走出去&谤诲辩耻辞;的经历,忠全去了清洁能源,峰辉去了建新,大运,树龄和我在建庄,年轻人的走出去,代表着百年老矿的涅槃重生,我们把北矿人&濒诲辩耻辞;团结奋进,抓铁有痕,不畏艰险,争创奇迹&谤诲辩耻辞;的精神也带到了各自单位,通过脚踏实地的不懈努力,大家都成了单位的中坚力量,这,是北矿煤炭人精神的传承和延续。
     临别,晔姐送给每人一副她精心挑选的剪纸,图案是装火车的选煤楼和铁路的延伸,展翼的飞鸽拥抱着两个字:希望。一下子,点燃了我们内心燃烧的激情,是呀,家在北矿,根在蒲白,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永远热爱您这片热土!(刘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