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建庄矿业:记忆中的秋雨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建庄矿业:记忆中的秋雨

2020-06-25 17:43:59    204次点击               发布者:13259739224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记忆中的秋雨
 
      陕北的秋天突如其来,风吹叶落,不知不觉就告别了夏季的炎热。淡淡的风从敞开的窗溜进来,带有神木煤矿特有的那种湿润的泥土气在上的孤寂想要寻回春天以后失去了的一些东西吧。矿区里的的树木依旧如盛夏时的那般葱郁,几乎见不到有落叶散落在这个布满乡愁的土地上。 
       秋雨,没有春雨般细腻温柔,也没有夏雨般豪爽热烈,却是如此地清爽。下班了,只身走在宿舍与办公室的小道上,抬起头睁开眼睛,看着万丝细雨不间断的洒落脸上,意外的竟看见一只在雨中飞舞的蝴蝶。雨早已打湿它粉饰过的美丽翅膀,他使劲的拍打着自己的翅膀,努力向前分行。于是,突然的就有些伤感。我们不也是这社会中飞舞挣扎的蝴蝶吗?我们也只有像那蝴蝶一样,不断分度,不断拼搏,才能够甩掉翅膀上的水珠,飞往那追求依旧的花丛。
      雨终究是要停的,无论它下了多久。随着雨慢慢渐减少,天空渐渐明亮起来。记得小时候对雨有一种强烈的厌恶感,特别是连绵细雨。那时还是和爷爷住在农村盖的房子里。觉得天空像是经过了某位水墨画大师挥毫泼墨过的宣纸,让人心中产生莫名的压抑与沉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只能困在房子里不能随意出去玩。于是心中盼望着快点雨过天晴。然而这连绵的秋雨似乎偏要与我作对,一下就是好几天。有时实在无聊,我就坐在大门口,看淅淅沥沥的雨在院中的坑坑洼洼里聚集成若干个小水溏,看不断生出无数的涟漪在水塘中轮回转世。溢出的雨水与新的雨水汇入几条一指来宽的我所认为的小溪流,沿着小土坡顺势而下流出院外,消失在视线尽头。会流到哪里去呢?我开始想象,于是便不觉的无聊了。 
      陕北的秋雨,太阳出来的总是太心急,有时还会看见真正的“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景象。金色的雨丝幻化成金色的涟漪,在矿区的金色池塘中依旧轮回。我也渐渐明白,最美的阳光原来不是在万里无云、骄阳普照的时候,而是现在这种经过了整日的阴雨,愁云刚刚消散,空气滋润清凉的雨后初晴时。
蒲白建庄矿业:李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