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建庄矿业:我心中的的白月光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建庄矿业:我心中的的白月光

2020-05-13 08:30:21    520次点击               发布者:罗祺祺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我心中的的白月光
 
(建庄矿业:邵国琴)初春深夜,外出一个星期回家的我,轻轻转动钥匙打开房门,妈妈的声音就响起来:“琴回来了!”我应了一声回话道:“妈妈我累死了!”妈妈只说了一句:“赶紧睡吧。”再没了声音,我心里有点奇怪,平时妈妈会絮絮叨叨好一会,心疼我怎么那么累,嘱咐锅里留着饭,多少吃一点,不能饿着肚子睡觉等等。以往每次回家前妈妈电话会追随一路,都是早早把吃的洗的铺的盖的准备的齐齐全全。忍不住往爸妈卧室瞄了一眼,黑乎乎的关着灯,我没再多想,直接洗洗睡了。
第二天,当我还在沉沉的睡梦中,就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吵醒,我一看窗外黑沉沉的天幕,按亮手机看时间还不到五点,妈妈这是干嘛啊?平时不都是早上六点多起来做早饭吗?今天也太早了点吧。我含着浓浓的睡意喊道:“妈你是不是看错时间了?”妈妈那边停了一瞬,然后走到我房间,坐在床边,突然伸臂抱住我,哽咽出声,灼热的泪洒在我肩头:“你爸爸住院了!”我惊吓的呼一下坐起身,急切问:“我爸怎么啦?”妈妈一边哭一边说:“你出门以后,你爸就病了,发烧不退,住院好几天了。没敢告诉你,我一直在医院陪你爸。昨天你说回来,我才从医院赶回家,怕你回来看家里黑洞洞的没人,吓着你。你爸自己在医院,我担心的一夜没睡。”我着急埋怨道:“妈你昨晚就应该告诉我,我带你直接去医院。我爸住院你应该早点给我打电话。”妈妈抽泣着小声说:“你在外面忙,不想让你担心,昨晚想让你好好睡一觉。”
医院里,爸爸的病房有三个病人,这几天夜里,妈妈就在爸爸病床脚头那里一张破旧的连椅上和衣躺着休息,妈妈心脏不好一直吃药,腰腿疼头疼脑腔梗,我不知道七十多岁病弱的妈妈怎样度过这些日子,那连椅是多么的冰冷坚硬,妈妈满怀对爸爸病情的恐惧和心痛,医院里各种检查是妈妈搀着爸爸去做,买饭清洗看护都是妈妈一个人完成。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一无所知,各自守着自己的小家悠闲度日。在医院,我目睹妈妈接听小弟电话,说家里一切都好,我和你爸正在广场散步。哥哥发微信不通,妈妈调整出轻快的语气解释说家里信号不好,我和你爸刚吃完饺子。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妈妈一直都是这样,任何事情自己扛,不愿意给儿女们添一点点麻烦。
我们弟兄姊妹四个,以前还有爷爷奶奶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爸爸一个人上班,何等的经济拮据可想而知。妈妈干临时工从来没有停止过,砖厂弓腰弯背一车一车拉沉重的泥胚,早早透支了腰腿的健康,料石场一锤一锤砸石子溅出火星,胳膊肿痛肩周病损。后来,妈妈毅然走上街头做了一名补鞋匠,炎炎烈日把妈妈娇嫩的肌肤晒的黝黑,刺骨冰冷的寒冬,妈妈最痛苦,无遮无拦的大北风刮走身上最后一点热乎气,全身上下透骨冰冷,有点活赶紧哈气暖一下冻僵的手指赶工,至今妈妈都对寒冷有着深深的畏惧。妈妈的活做的最好,缝补结实平展整齐,专门来找妈妈修理鞋子的人很多,终于攒了点积蓄,我们也都长大了,妈妈风风光光的给儿女们办了婚嫁大事。要强的妈妈没有让儿女们过得比别人差,辛苦支撑这个家一辈子,自己再苦再累都没有放下守护儿女的一双臂膀。
爸爸出院后,妈妈精心伺候爸爸饮食起居,炖煮营养粥洗衣做饭整理家务,不让爸爸伸一下手干一丁点活。妈妈让我们好好上班过好各自的小日子,竭心尽力全心全意照顾爸爸。七十多岁的老妈妈依然在负重前行。后来,妈妈还是累倒了,当时还是没有儿女在身边,只有大弟家的儿子刚好放假在家,妈妈腰椎错位疼到失控,深夜一点多救护车呼啸而来,拉妈妈去了医院。妈妈说那种痛啊,比生孩子疼千万倍。可是即使妈妈病成这样,依然没有告知我们任何一个人,并且把休假期满的孙子撵回去上班,妈妈视每个人的工作学业为头等大事,自己的所有事情都微不足道。医院里,只有还没完全病愈的爸爸守护妈妈。
我的坚强独立的妈妈,我的奋不顾身的妈妈,我的受苦受累的妈妈,我的勤劳善良的妈妈……妈妈,你在,家在,我们还是可以撒娇的孩子,节日假期我们欢喜跳跃奔回家中,尽情享受父母深厚的爱,汩汩流淌心间,抚平一切焦躁不安。远离家中,我们常常打开视频,看着妈妈慈祥温柔的笑脸,说着平淡亲切的家常话。心安宁,爱满足。妈妈,如果有来世,请让我做你的妈妈,让我来守护你,不再让你经受这一世的苦楚辛劳,让我如你一般,牢牢撑起孩子们的蓝天,做您心中永远的白月光。
 
上一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