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从午后开始
首页 > 文学 > 散文

清晨,从午后开始

2020-02-28 10:11:36    852次点击               发布者:秦颂

分享到:

清晨,从午后开始
 
秦颂

    早上,去哪儿了?我在床上做梦,白日梦!很久以前就有的梦想,一不小心,怎么在还没来得及挣多少钱的今天,却突然实现了。有点恍惚!
    因为,清晨,从午后开始了。
    高铁的时代,2020次列车刚刚启动,中国却被猛踩了一脚刹车。躺在床上的我,犹如躺在一列慢腾腾的绿皮火车狭窄的卧铺之上,“咣当——咣当——”的声响似乎在撞击着我的耳膜,只能穿着睡衣漫无目的地在屋里踱来踱去,是在寻找什么吗?好像是!是在等待什么吗?好像也是!可到底在寻找什么等待什么,又是那么地说不清道不明。就这么踱着、等着,翻来覆去着,迷迷糊糊着,漫无目的着、无奈着、无助着......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深夜,很深很浓的夜晚。一头沉下去,便是又一个新的梦境......
    于是,没有了清晨,也忘却了日头升起的美妙时刻。早上,让梦境塞满,清晨与午后无缝对接。
    这是怎样的时光节奏?难道,是谁摁了快进键?或是,将早晨删除?没有了早晨,这还是一个完整的日子吗?
    清晨,不,是午后,我趴在玻璃窗前,惺忪的睡眼,却见对面几家窗户也趴着穿睡衣的人影,片刻又离开了窗户,是要换衣出门下楼吗?应该不是。不知道他们是否也有坐绿皮火车的感觉。窗外,平日喧闹的马路上零星散落着个把人影,无法辨认是谁,也无法知道是不是认识的什么人,因为他的脸上严严实实地捂着一个叫口罩的东西。天气乍暖还寒,厚厚的衣服围裹着他的整个身体,看不出来是胖是瘦,是清晨已经梦醒,还是午后才起的床。
    我突然对零星散落在窗外马路上的人生出几分敬佩来,还有些许担心。是因为他的勇敢无畏?还是因为我的谨小慎微心生胆怯?我无法说的十分清楚和明白。
    做梦也会饿的,还是做饭吃吧。慢工细致地做着......囫囵吞枣地吃着......一切的行为,都好像是一种程序、一项任务,却又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不受限制的。然而最大的限制,就是只能在自家屋里。
    耳边充斥着电视里发出的关于人数不断增多的声音。几天下来,刚开始的目不转睛已经变成了记不清楚,是伤感?是绝望?还是无奈、无助或是麻木?我还是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葛优躺,将自己埋在柔软的沙发里,手机像自己的老婆一样捧在手里,快速地滑动,快速地翻页,一条紧随一条的信息从眼前一扫而过。记没记住,不知道;记多记少,不知道。反正,从眼前过了,经过了就算。至于哪条重哪条轻,哪条是哪条非,哪条让人平静哪条叫人激动,哪条喜哪条悲,哪条让人张口笑哪条又令人泪目......全因了一时的感觉和心情。这或许是一个感觉可以说了算的年代。
    就这么充斥着,就这么躺着,就这么翻着划拉着、感觉着,天色已渐凝重。
    远远近近的万家灯火通明,屋里发生的故事不得而知。屋外散落的个把人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闪闪烁烁的路灯,不置可否地散发着昏黄的光芒,为谁而照亮,也不置可否。因为,它并不认识那个叫新型冠状病毒的玩意儿。此刻,这病毒似乎就着这光,悄悄地在楼宇间、大街上、丛林中游走。它敲击着哪家店铺的门,无声无响;它走街串巷,肆无忌惮无孔不入。一丝风过,路上的落叶也似乎在躲着这病毒,生病了一样无力地翻了一下身。平日街面的喧嚣和车水马龙不复存在,偶尔疾驰而过的一辆汽车,好像在逃离,生怕这病毒搭顺车,车尾甩起的灰尘就像是无言的反抗。此刻,多么怀念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挤就挤点吧,那不就是温暖吗!堵也就堵一会儿,忙忙碌碌的总是要歇歇脚的嘛!
    原来,空空荡荡,也是会令人害怕甚至恐惧的!我的身边为什么突然没有了人的陪伴?堵路、封城、戴口罩、隔离......属于我们的世界怎么啦?病啦?死一样沉寂!所有的节奏被无情地改变了、撕碎了......
    此时此刻,说这个世界属于我们,已经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了!因为,病毒亦或还有别的什么玩意会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它们在与我们抢夺着这个美好的世界......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就此打响了,继续着......而我,宅在家中吃呀喝呀地,昏天黑地睡了醒、醒了又睡,像坐绿皮火车,还被冠以做贡献。这该是怎样的勉强、难为情和惭愧。这是对国家、对这个美好的世界和身边的每一个人的忏悔,还是对大自然的赎罪?我怎么也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这“做贡献”叫人浑身的不自在。
    但是,我清楚的是,没有了早晨的时光,那还叫日子吗?我更喜欢清晨从黎明开始,因为,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上一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