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物语
首页 > 文学 > 散文

大疫物语

2020-02-26 16:14:23    832次点击               发布者:秦颂

分享到:

大疫物语
秦颂
   
   车踩一脚急刹,常见。一座城、一个国,踩脚刹车,着实少见。
    鼻子、嘴上蒙个口罩都憋闷的慌,封一座城,该得缝多大的一个“口罩”、受多大的委屈。
    让一个人戴上口罩容易,让十四亿人都戴上口罩,动静就大了。
    一夜之间,人人都蒙上了口罩,这是勇敢者的自我保护,还是懦弱者的仓皇逃离?感觉不是人病了,而是这个世界。
    为了阻挡病毒之类的坏家伙,可是人离不开赖以活命的空气,于是就发明了口罩。这,就是人的高明、智慧之处。
    戴上口罩,挡住的除了病毒,还有脸上的表情。人与人见面后的相互确认,就得靠会说话的眼睛了。无形中增加了眼睛的责任感,同时也给了眼睛表达的机会。
    假如有一天,每个人不仅脸上蒙着口罩,而且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那么,我们的世界就变得太小太小了,我们的生活将失去太多太多的趣味。
    没有了车水马龙和人头攒动,一闪一闪的红绿灯该去指挥谁?昏黄的路灯也显得格外无趣和孤独。
    之所以我们必须乖乖地躲在屋里,那是因为病毒抢占了我们的地盘。为了夺回,便有了那么多勇敢的逆行者,和那一个又一个感天恸地的故事。
    公交车、地铁站、旅游区......拥挤不堪的时候,我们牢骚满腹、喊爹骂娘。而当这一切不再的时候,我们的心里却充满了失落和怀念。突然之间感受到,那才是盛世太平、国泰民安。没有拥挤,何来繁华?
    无休无止的上班、工作、劳动,曾经让我们厌烦、疲惫不堪。可是,一旦无班可上、不让工作和劳动的时候,我们却又是那么的渴盼。不仅仅是因为需要挣钱,更重要的是闲着实在发慌。
    当“不用上班”这样的所谓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时候,我有些猝不及防,心里充满了忐忑不安。梦想不会这么轻易就实现了吧!
    人类对自由的追求永无止境。一个人毫无芥蒂的自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彼此关照和包容下的自由,才可能得以长久和永恒。因为猫呀狗呀这些大自然的生灵,也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不停的奔跑,他们也想拥有自己的世界。贪婪,并不是可取的东西。
    原以为,监狱是一个限制自由的地方,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该是不会被高墙外的病毒攻击的。意料之外,未能幸免。是不是,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外来敌易挡,灯下黑难防。
    当“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成了“为国家做贡献”,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反倒浑身不自在。我对如此“做贡献”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不是讽刺又是什么?我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忏悔才对。
    大疫当前,一幕幕场景、一个又一个故事,湿润了多少人的眼睛。那是关于大爱、大义、大善,以及大情怀、家国情怀的故事。感人肺腑、动人心魄。
    当鲜活的生命和冰冷的数字被无辜地生硬地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生命瞬间变得不再那么鲜活,而不停变换着的数字却是滴着血的。除了这还会是什么?
    这一串串每天在变换的冰冷数字,看久了,你是否会不再如初般那样敏感,甚至有一丝难以抗拒的麻木?是否还会有一些祈祷后的悄悄遗忘?
    大疫来临的时候,靠的恐怕不是个头的高矮、身材的胖瘦、容颜的美丑,更重要的是免疫力、心态、信心和科学的手段。
    人,真是个脆弱的东西,怎么说没就没了;人,又是个坚强的东西,有时会逆行而上,连死都不怕。人真是个纠结的东西,在里头时总想着外头,而在外头时又想里头;人,又是个有趣的东西,总能在失去自由的夹缝里折腾出许许多多的新花样来,陶醉其中。
    来世,只是一句温柔的谎言,活好当下才是给他(她)的最踏实的承诺。思念永远无法代替见面,陪伴才是最美的鲜花。在,就好!
    一个人、一座城、一个国,可以等一等、歇歇脚再走。但是,倔强的时光永远不会停下。

 
上一篇
下一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