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老街

2020-02-24 09:01:04    1397次点击               发布者:藤丸立香

分享到:

  须臾间顿觉人生已走过二十三载。在感叹沧海桑田的同时,不禁想起了年少时在小城度过的慢节奏的悠闲时光。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带来的是快节奏的生活,快到压抑的使人喘不过气,相比之下那段如雨后初霁天边慢悠悠游动的云一般的记忆就愈发美好,令人神往。
  犹记得在我即将开始一年级的学业之时,恰逢父亲升迁,无暇顾及我的学业,加之父母的工作所在地教育水平属实低下,母亲便把我托付给在合阳县养老的外公,由此开始了我在合阳五年的小学时光。一个人命运的进程就像是一颗被候鸟叼起的种子,无人知道会在何处被抛下。而我的命途之种即于这黄河边的小城扎根发芽。
  而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小学旁的那条老街。时逢二十一世纪初,那时的孩子能获得的娱乐是有限的,没有现如今家家户户标配的智能手机与电脑,老街旁的小摊就成了孩子们为数不多的快乐之源。有售卖缫丝用的蚕的,各种廉价的盗版小玩具的,嚼之酸甜余味无穷的无花果丝的,盗印导致像素模糊的廉价卡片的,这些在现如今已几乎绝迹的东西在这条神奇的街道两旁的商贩手里应有尽有,丰富了孩子们的精神世界。在上学日持续五十分钟的活动时间里,校园内随处可见斗卡的男生们与结伴而行手里总是少不了一包零食的女生们。学校教员对这些被带进校园的小玩意儿最为头疼,校工每每在放学后都能清理出一大堆玩具和零食的包装袋,外加一堆小玩具的残肢断臂。于是在我三年级时开始检查扩大化,此后再难将这些小玩意带进校园,但依旧抵挡不住孩子们的热情,自那之后一到放学后孩子们就三五成群地在街边、在公园聚集起来继续享受独属于他们的这份乐趣。
  而到了清晨,更为热闹的是老街的早市。学生与家长成为了这条街五花八门的路边摊子的消费主力,炒凉粉、胡辣汤、豆浆油条、糖心油饼、牛羊肉泡馍、水煎包,只有想不到的,没有找不到的,往来的家长与学生或怡然自得的在摊贩摆放的移动桌椅上慢悠悠的享用餐点,或神色匆匆边走边吃呼出悠长的白气。在这些摊贩间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家卖水煎包的,整个县城就属他家的水煎包价格最公道、个头最大馅儿最丰富,一口下去松软酥脆,吃得人满口油香。北国的天永远是湛蓝又万里无云的,每每坐在摊位上抬头望去,总能望见东升的骄阳。
  自小学五年级之后我转校转到了操你啦操bxx,从此与这座城市作别,直到2017年时才再次回到了这曾生活过五年的地儿。原先一幢高层建筑都没有的老城也平地而起了幢幢高楼,城区也较之原先扩张了三到四倍,幽邃的夜被贯通城区的万家灯火点亮,已然实现了现代化。老街也换了新颜,随着正版化与城市化的推进,昔日繁华一时的路边摊终于顶不住时代的洪流,被街边的商铺所替代,活在了一代人的记忆里。学校旁的商店内琳琅满目的正版玩具动辄高达百元的售价令人生畏,装修齐整的早餐店内的水煎包一口下去让我以为买的是馒头,葱花饼的馅儿都比它厚实。那条带给我为数不多的快乐记忆的老街去哪了呢?那群售卖着物美价廉的早餐的摊贩今又安在?
 
上一篇
下一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