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黏面一碗汤
首页 > 文学 > 散文

一碗黏面一碗汤

2019-12-25 10:14:25    972次点击               发布者:秦颂

分享到:

一碗黏面一碗汤

秦颂

    (注:“黏面”在关中当地方言读作ran  mian)
    最近这些日子,一直独自一人做饭、吃饭,有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感觉。尤其中午这顿,多以一碗黏面犒劳自己,再往肚里灌一碗面汤,勾了胃里的缝缝隙隙、沟沟壑壑,填饱肚子的除了这碗粗犷的黏面,还有作为一个北方面肚子的心满意足。这一碗黏面一碗汤的搭配,与咖啡伴侣的搭配,分不了上下,同样有着高大上的脱俗气质。电影《白鹿原》里那位张姓的先生,便将一碗黏面的吃相演绎得味道十足、意味绵长……
    每次满心欢喜兴冲冲地端碗咥面,再瞅几眼这宽似裤带的倔强的面,时日一久,便嚼出了不少的滋味。慢慢地,对这碗黏面这碗汤生出些敬畏来。
    吃饭,是个大事,民以食为天嘛。不是常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一饿,人就像失了急咧,肚里就像猫爪子在撕挖,就弄不了啥咧!
    记得小的时候,整天价盼着过年哩,穿新袄不说,单就那一篦子的白蒸馍,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就足以让我们这些娃娃们垂涎三尺、心驰神往、做几日美梦的了,更不用说再来点荤腥油花花啥的。平常日子,很少能吃到细面蒸的白馍,多是各种粗粮相互穿插着打发一家子人的肚子。尤其印象深刻的是,老娘变着法,将产量高的红薯做成各式各样的吃食,煮的、烧的、烤的,蒸成馍、擀成面、压成饸饹的,用尽了心思努力让恓惶的日子和出些颜色生出些香来。直到今天,还忘不了因吃多了红薯,胃里冒出来的那一股股酸。当然,父母亲为了一家人的操劳和对好光景的渴盼,以及花费的那些个心思,更是深埋在我心的最里头。
    要不然说,那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温饱问题的年代,有的吃、能咥饱,成了中国人民的头等大事。仓里有粮心不慌。为什么国家每年出台的头号文件总是关于农民、农村、农业这个三农的事情,恐怕就是这个道理。现在又提出了精准扶贫,决心让那些还在为吃不饱穿不暖发愁的百姓早日摘掉贫困的帽子。这是良心,良苦之用心。
    时间在不声不响地跑,时代在日新月异地变。没有谁还愿意咀嚼那温饱成问题的岁月,在奔小康的路上,处处是风景。着实替现在的孩子感到幸福。爷爷奶奶撵着孙子的屁股,就为了多喂一口饭吃,不是幸福是什么?有的吃,挑着吃,翻着花样地吃,可不就是幸福感、获得感。不再愁吃,不再愁穿,愁着咋么让精神文化生活更丰富些,多些精神食粮,不能徒有一副不饿的皮囊。这就让吃有了另外一层的含义。
    如此,吃饭,也是个大问题。吃不吃是个问题,能吃不能吃是个问题,怎么吃是个问题,吃什么不吃什么是个问题,吃了以后消化不消化、吸收不吸收、闹没闹肚子更是紧跟着的一系列问题。饮食之所以能成为文化,之所以也能成为善恶的由头,恐怕与这些问题脱不了干系。
    吃不吃本不该是个问题。因为不吃,就会饿,时日久了,甚至会饿晕、饿死,至于几天,都有科学验证。因此,没有谁会选择不吃饭,但又不那么绝对。为啥有的人绝食,选择了不吃饭,其实就是选择了死亡,不想活了,活够了嘛。要么是一种抗争,要么就真的认为活着不如离开这个世界。死亡,在他看来,或者更有价值和意义。好死不如赖活着,于这样的人是会被蔑视的(这里不包括对生和死缺乏概念的精神非常人士)。若在革命战争年代,为了正义、真理与和平,作出这样的生死抉择,这种大义凛然倒令人陡地肃然起敬。但在和平年代,作出这样的选择,就少有壮烈与可敬仰的了。世界那么大,还没去看呢,生活如此多的美好,啥时还能遇见。该吃吃、该喝喝,好好活着再说。活着,很多时候,并不只是因为自己。
    也有些人选择不吃,并不是绝对的不吃,而是选择性不吃,想着减肥的便是一例。太过肥胖自然不是什么好事,难免会生出些关于疾病的状况来,减肥不吃尚可理解。倘若为了所谓的美而不加思索地拒食,瘦成了皮包骨,起风了,随风而去兮,就大可不必了。无论减肥还是为美,选择吃还是不吃,健康当作为前提。这不是“鸡汤”。
    大快朵颐对于吃货们来说,总是一件神往的事。万能的朋友圈让各色美味佳肴占据了不小的地盘和空间,你晒她也抢着晒。色香味美有型的,低调务实奢华的,荤素搭配带汤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如此种种之能事,馋了人的嘴,养了人的眼。能吃,是又一种幸福。
   可是,去年的那段日子,躺在病床上的我,却深刻地体味了一回不能吃的刺激。医生不让吃饭,治病需要,硬生生饿了一个礼拜,喝水也限量,每天就靠一滴一滴的点滴维持身体所需。连续几个晚上,饥饿至极的我,在梦里一回回地眼巴巴瞅着那碗筋道有味辣子旺旺的黏面,口水直流。后来实在撑不住了,嬉皮笑脸地哀求大夫,不让吃黏面,就让痛痛快快喝口面汤吧。那一刻,我才知道,能吃上一口饭原来如此重要和妙不可言。那一刻,我对自己吃了几十年的饭,心生了无限的愧疚,实在对不住啊。当需要吃饭,却又不能吃,吃成为一种奢望的时候,什么天地春秋,什么梦想追求,什么功成名就,统统扯淡,来碗饭,最好一碗黏面,再来碗面汤,该是一件多么快活的事。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望眼欲穿的珍馐,却无牙可咬,那才叫,人活着的大悲苦。能不能吃对我们的长辈实在是残酷无情得很。看看他们,想想我们。
    吃饭要细嚼慢咽,有助于肠胃消化,有利于营养吸收,这是人人都知道都明白的道理。可是常常,当面前摆满了山珍海味的时候,又有几人心里不是想着先挑自己喜欢的那一道。谁不知道肉香,谁不晓得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来得痛快。面对难以抗拒的美味,吃相算得了什么,细嚼慢咽又怎么会记得起来。吃货说,为了一餐美食折腰,不丢人;今天吃,明天再减呗。吃,永远是今天;减,永远在明天。
    前些日子,网上有人晒了一款恐怕少有人能吃得到、吃得起的大餐,其中有不少是叫不上名字的珍禽之物,结果引发了民心震动。取证、调查、处理,让当事人不安了起来。想起了一位老者所言,有些东西是不能吃的,吃了,总有一天要还回来的。这话不假,贪得无厌之人总有闹肚子甚至闹心的那一天,病从口入么。
    广厦千间一宿不及六尺,佳肴百味三餐难得半斤。吃饭是个要紧事,一碗黏面一碗汤,吃面果腹,喝汤化食,图个安顿,马虎不得。

 
上一篇
下一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