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
首页 > 文学 > 散文

三叔

2019-12-24 10:15:56    847次点击               发布者:秦颂

分享到:

三叔
秦颂
    在兄弟姐妹里,三叔排行老六,上有俩哥哥和三个姐姐,属他最小,当是最宝贝的一个了。也的确,爷爷、奶奶,包括我的父亲、姑姑他们没少疼他,还有后来嫁到这个家里的我的母亲。但是,三叔却还是吃尽了人生的苦头,这也是除了年龄最小,家人格外疼惜他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在我的记忆里,三叔身体是极好的,高高的个头,浑身透着一股子男人的气息,力气很大,肌肉很结实,活脱脱一副男人的身子骨。然而,令人心疼的是,我从未听到过他说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完整的能够表达他情绪的词语,都从未有过。他是一个哑巴,这是他留在我记忆中的最深印记。
    奶奶她们曾经说起过,三叔之所以会成为哑巴,原因就是在他年龄很小的时候发过一次高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由,高烧怎么也退不下去。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那个缺衣少食,更不用说医药、医学水平多么地不发达的年代,真的是无力回天的。本来子女就多的一个大家庭,连温饱都难以为继,又怎么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突如其来的疾患。爷爷奶奶当时是费了很大的力气的,但还是没能治好。三叔终究留下了一辈子的残疾,也是短暂的一辈子。实在让人为那个困苦的时代扼腕叹息!更为我的三叔深感遗憾!
    从此以后,三叔的心智发育就比别的孩子缓慢了许多。直到二十多岁,俨然一大小伙,却依然无法为这个捉襟见肘的家庭做一丁点儿事、出一丁点儿力。只要他好好地,能吃能喝,便成为全家人最感欣慰的了。
    不幸的是,三叔还是给家里增添了不少的麻烦。虽然这种麻烦已经被全家人理所当然地当成了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其中有两件事,是给我留下了印象的。一件是,也不知道三叔多大年龄,应该是还小的时候,不知怎么地,家里刚刚烧开灌满电壶(家乡人管暖水瓶叫“电壶”,其实与电无关)的一壶开水,被他不小心给弄翻打碎了。开水泼洒了满胸,最终留下了惨不忍睹的一块块扭曲的紧拧的胸部肌肉,让他遭受了难以忍受的疼痛,也心碎了全家人。另一件是,在全家人都农忙的时节,他不知怎么地从家里出来后就没能回来,直到天黑了也没有。全家人,还有邻里乡亲、亲戚朋友的,到处去找,只要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直到几天后,邻村人才捎话说在他们村的一个麦垛里发现了。当家人看到他时,只见他浑身粘满了麦秸秆,脸上黢黑黢黑地......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
    就这样,爷爷奶奶将他单独关在了一间屋里 ,担心他会再次走失。每天给他送饭吃、送水喝,有家人在家里时,就将他放出来,看着他在院子里来回走走,他便像离开笼子的鸟儿一样地活蹦乱跳。因为三叔心智发育实在很低,吃饭使筷子用手满把抓,就那么一挑便呼噜噜很快将一碗黏面吞下。他也从不喝烧开的水,哪怕是凉白开也不行,就喝生水。这生水是村里水库从沟里抽上来的泉水。家人用偌大一个葫芦瓢从瓮里为他舀大半瓢水,他两手一接,端起就饮,喉咙里咕咚咕咚地响,嘴两边哗啦啦留下来湿了胸膛,完后用胳膊将嘴一擦,那个爽快劲,着实透着点水浒英雄之气概。奇怪的是,三叔并没有因为长期喝凉水而拉肚子,反倒身体很健壮,肌肉很结实,可惜的是,只是四肢发达,而缺乏了人应有的思想和智慧!
    但是,要说三叔一点没有思想和情绪恐怕也不完全是,在别人对他发火或举起手做出打他的动作时,他也是会愤怒和不情愿的。更有一次,二叔在教训儿子的时候被三叔发现了,他竟做出了推搡二叔的举动,鼻孔里呼呼地哼哧,表达了对二叔的不满。至今,这让我觉得他并非一个一点不懂人情味的人,反倒一直温暖着我的心!
    三叔终生未娶,膝下无子,短短三十来年生命一场,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丝毫东西。于我来说,于我的家人来说,确是一段酸楚的记忆。这记忆哪怕是酸楚的,但毕竟是人生的一次相逢,不是缘分又是什么?
    三叔,安息!
    略记一段文字,以祭奠我孤苦的、逝去已久的三叔,祭奠一个曾经的生命!

 
上一篇
0